<noframes id="fn5pf">

    <noframes id="fn5pf"><address id="fn5pf"><listing id="fn5pf"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      夏荇一行計十七人,分作兩撥,前一撥押解秦姬,后一撥運送棺材,棺材里裝了仇百川的尸體,從后院的地下重又掘出來,被蟲蟻咬的坑坑洼洼,肚皮漲成鼓,腐臭難聞。易廉只把左頸的牙印略加處理,其余無須做手腳,再高明的仵作也查不出端倪來。

            死人無關緊要,活口要緊,夏荇領了夏芊、易廉、何檐子、一清道人等趕早出發,在黑柳河彭光橋下等候,望見趙滎一行打馬奔馳而來,遠遠迎了上去。

            此去幽州,趙滎輕車簡從,只帶了十名隨從,除了兩個形影不離的長隨外,還有一武官,一幕僚和六名帶刀侍衛。那武官是趙滎的心腹,都指揮使康定邊,人長得五大三粗,慣于行軍打仗,言談頗有豪氣。幕僚姓楊,三十多歲,面如冠玉,頜下略有些胡須,趙滎稱他楊先生,言談頗為客氣。

            趙滎只向夏荇引見了康、楊二人,至于那六名侍衛,他連提都沒提。

            能做到趙滎的貼身侍衛,想來不是什么簡單人物,易廉冷眼旁觀,那六人骨節粗大,精光內斂,似乎是內外兼修的好手。楊幕僚主動放慢馬速,與易廉并駕齊驅,彬彬有禮招呼道:“易長老似乎對幾位侍衛另眼相看?”

            易廉笑笑道:“趙大人手下人才濟濟,那幾位侍衛大哥,只怕打著燈籠也難找呀!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哦,此話從何講起?”

            易廉捋著胡須道:“若易某老眼未昏……”話音未落,黑柳河中“嘩啦”一聲水響,劍光沖天而起,直擊趙滎而去。

            彭光橋并不寬闊,只能容二騎并肩行過,眾人緩緩而行,夏荇等業已過橋,趙滎坐騎堪堪踏上岸邊,誰都沒有料到,檀州地界上,竟有人敢犯上作亂,悍然行刺趙滎!

            都指揮使康定邊落后趙滎半個馬身,他腰粗體壯,侍衛被他遮住視野,反應慢了半拍,兩名長隨落在最后壓陣,鞭長莫及。百忙之中,趙滎一提韁繩,胯下黃驃馬仰首直立,那一劍恰巧刺入馬頸,劍勢受阻,趙滎扭腰滾落鞍下,一清道人踏上半步將他護住,秋冥劍鏘然出鞘,劍光跳動,刺得對方眼目一花。

            趙滎逃過一劫,他畢竟是武將出身,膽氣不凡,提氣喝道:“拿下此人!”

            一擊不中,刺客翻身欲跳入黑柳河,腦后勁風忽起,早六名侍衛團團圍住。他撫劍長嘆,惋惜道:“可惜!可惜!竟是那畜生救了你一命!”

            夏荇定睛望去,卻見那刺客是個虬髯大漢,面色黝黑,須發根根似鐵,身著粗布短衫,作山中樵夫打扮,手中持一柄利劍,淵渟岳峙,賣相著實不俗。

            黃驃馬倒臥在地,口吐血沫,四腿不停抽搐,趙滎摸摸馬首,掌心吐一道暗勁,低低道:“你因我而死,我送你一程!

            這一舉動落在那刺客眼里,他吐了口唾沫,大大咧咧道:“對一頭畜生都假仁假義,他奶奶的,真會裝!”

            楊幕僚忽道:“瞧你的劍法,是出身昆侖派吧?”

            那刺客怔了一下,忍不住一翹大拇指,贊道:“好眼力!”

            楊幕僚如數家珍,侃侃道:“昆侖派掌門黃龍道人共收了七名弟子,得他劍法真傳的不過三人,‘昆侖雙雄’吳鉞、吳鎬兄弟,再加上關門弟子邱傳鶴。吳氏兄弟成名已久,愛惜羽毛,應當不會做這等沒廉恥的事,閣下莫非是人稱‘劍氣沖斗!那駛鼹Q?”

            那刺客冷哼一聲,道:“老子正是邱傳鶴!”

            夏荇肚子里轉著念頭,暗道:“昆侖雙雄,劍氣沖斗牛,好大的口氣,不知比起華山派來又如何!”他領教過安蓮花的云臺劍法,自愧不如,區區一名三代弟子就如此了得,華山掌門及諸峰峰主,想來更是深不可測了。

            楊幕僚道:“閣下行刺趙大人,不知受誰人指使?”

            邱傳鶴哈哈一笑,慷慨激昂道:“趙滎多行不義,作惡多端,殺了他是替天行道!”

            楊幕僚回頭望了趙滎一眼,后者淡淡道:“是趙鴻途派你來的吧!”

            邱傳鶴心中一凜,下意識道:“趙鴻途?誰是趙鴻途?”

            趙滎揮揮手道:“這種沒腦子的蠢人,根本不合當刺客,范陽鎮還有誰不知道趙鴻途嗎?殺了他,動作麻利點,別耽擱了行程!”

            六名侍衛當即領命,刀光閃爍,寒氣襲人,一起手便將對方困死在刀陣中!澳鞘鞘饕丫玫陌嘶牧

            合陣?”邱傳鶴心中犯起了嘀咕,他以左足為支點,滴溜溜轉了個圈子,將六人的方位一一看在眼里。

            八荒即八方,東離震,西坎兌,南乾離,北坤坎,東南兌巽,西北艮乾,東北震艮,西南巽坤,六合即內外三合,精、氣、神相合為內三合,手、眼、身相合為外三合,故老相傳,八荒六合陣一旦發動,生殺予奪,變化無窮,死無葬身之地。

            邱傳鶴先入為主,心中存了怯意,舞動長劍護住周身要害,決定先看清對方的陣法。

            刀光縱橫交織,六人配合得天衣無縫,卻只是軍中合擊手段,什么八荒六合陣,八竿子都打不著邊。邱傳鶴失了先機,被困于刀陣中,疲于招架,只能憑著一口真氣苦苦支撐。刀劍相交,火星四濺,酣斗中三把刀迎頭砍落,邱傳鶴躲閃不及,被迫舉劍招架,憑只手之力,如何架得住三人齊力,手腕一陣酸軟,劍鋒早偏到一旁,身法隨即一滯,大腿早被一刀劈中。

            血如泉涌,劇痛之下,邱傳鶴大叫一聲,不顧一切突圍而去,后腰和左腋又遭到重創,兩把刀深深刺穿臟腑,一擰一攪,頓時一命嗚呼,黃龍道長的關門弟子,就這樣糊里糊涂死在侍衛的刀下。

            邱傳鶴的尸體被搜刮一空,拋進黑柳河了事,一行人繼續上路,就像什么都沒發生過。楊幕僚沒有被突如其來的行刺打斷興致,繼續之前的話題,“易長老,你覺得這幾位侍衛的刀法如何?”

            是閑聊,還是考校自己的眼光見識?易廉頓時警惕起來,謹慎道:“呃,都是實打實的功夫,殺人的手段!

            “哦,愿聞其詳!币琢幕卮鸪龊跻饬,楊幕僚本以為他會恭維一下刀陣的精妙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不拘泥單打獨斗,不追求花俏的招式,以殺死對手為目的,這是軍中的合擊之術,武林中并不多見!

            楊幕僚拊掌贊道:“易長老果然眼光獨到,這幾位侍衛都是軍中的好手,久經沙場,配合默契,那邱傳鶴以為自己陷入陣法,一開始就錯失先機,再也翻不了盤。嗯,若是易地而處,易長老會如何應對?”

            易廉避實就虛,微笑道:“易某不是對手,只能束手就擒了!

        章節目錄

        仙都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,聯合小說網--好看的小說,免費全本小說只為原作者陳猿的小說進行宣傳。歡迎各位書友支持陳猿并收藏仙都最新章節。

        色欲天天婬香婬色视频